七七网 > 戏剧歌舞 > 解读她的舞蹈人生

解读她的舞蹈人生
2020-06-27 20:14:43   

解读她的舞蹈人生

前天晚上,杨丽萍带着她最新编导的作品《十面埋伏》,在琴台大剧院首演。演出完毕后已经是深夜10点,杨丽萍接受武汉媒体的采访(见上图),谈的依旧是她最爱的舞蹈。有记者追问,“杨老师你以后真的就不跳了么?”杨丽萍笑了,“有时候也会上台跳一下,比如《孔雀》那个舞。”

《十面埋伏》有现代意义

项羽与刘邦“楚汉相争”的故事家喻户晓。以舞蹈方式呈现的《十面埋伏》,却没有着力于讲故事,而是刻画了韩信、项羽、刘邦、虞姬等人物内心冲突与纠葛,讲述的是人性中的“恶”。

“我喜欢赞美太阳、月亮;后来我在歌舞团,舞蹈对我而言就是个工作;但是我内心一直希望能够通过舞蹈来自我抒发感情,也喜欢表现大自然的美好,比如《云南映象》《孔雀》。而现在,我越来越感觉到生命的消失,《十面埋伏》也是我感觉生命快要走到完结了。现代社会很多东西都很灰暗,人性中的恶也越来越严重。”

“十面埋伏意指,我们不单经受着来自外界的埋伏,也有内心的埋伏,如何战胜恐惧?怎样才能不伤害他人,又避免被伤害?两千年前的故事放到现在很有社会意义,因为要向往光明,所以我才会表现黑暗,才知道黑暗如此让人恐惧。”谈及她几十年的舞蹈生涯中,是否也会有十面埋伏万箭穿心的时刻,杨丽萍不否认:“我这个人特别拿得起放得下,不会特别纠结。一个人要用智慧解决问题,而不是情绪化。走过了你才知道,原来痛苦是这样,快乐是那样,都是有滋有味的。”

男人演虞姬并非噱头

全剧主要演员都由男性担当,剧中唯一的女性角色,虞姬也由男性反串。杨丽萍说起舞者胡沈员很赞赏,“他好像一辈子都在等这个角色”。

胡沈员说反串虞姬,“表达的是当下每个人心里都有的一面,那种善良和温暖。”他揣摩的是虞姬在现代社会的心理状态,“不能太阴柔,但是也不能太过于阳光。”在舞台上,虞姬的独舞穿的是透明戏服,给人的感觉很妖娆。

杨丽萍表示,这个想法参照的依然是戏曲里的“男旦”传统,“找男人演女人,并非噱头。”她反复强调,这是中国古老文化的渊源和血脉给她的启示,“云南少数民族有句老话,天地阴阳交合,才是最好的平衡。”

其实剧中处处都弥漫着象征意味。比如韩信就由两人扮演,一黑一白、一阴一阳犹如人性里的善恶总是如影随形。“这个人物既可以是大丈夫,又可以受胯下之辱,会杀人如麻,也有柔情一面。每个人心里都有阴暗一面。”

两万把剪刀隐喻恐惧

两万把剪刀,成为《十面埋伏》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舞美设计。这些剪刀半悬于舞台,闪烁寒光,隐喻着恐惧、不安和暴力,有大祸临头的压迫感。

杨丽萍说这个设计源自装置艺术家刘北立以剪刀为主题的一项行为艺术展。“剪刀是东方文化的一种符号,咒语、凶器、伤害,我们看到剪刀,隐约看到了很多含义。”在她的解读里,万把剪刀悬挂在头上,“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掉下来,很危险,让人恐惧,要小心。”

杨丽萍说,刘北立的剪刀本来只有1500把,但是放到《十面埋伏》的舞台上就是两万把,“台顶上放了6道吊杆,剪刀跟着弯曲、蠕动,甚至是直冲着掉下来。”杨丽萍透露,“两万把剪刀搬上舞台,实验经费就花了1000万,为了装剪刀特别设计了一个电机,首演装了四天,现在相对就简单了,在琴台大剧院只装了两天。”

帮新人实现舞台梦想

前天晚上《十面埋伏》在武汉的首演,杨丽萍最后登台谢幕,收获的掌声和尖叫比任何演员都多。在后台,采访结束已经是晚上11点半,还下着大暴雨,剧院门口依旧等着忠实粉丝,拿出手机挨个和杨丽萍合影。

被问到幕前转到幕后的问题,杨丽萍说,“舞台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小的空间,老天爷给的身体是有极限的。我不是退居幕后,而是让新种子发芽。”她也表示自己现在特别愿意创作,“《十面埋伏》对我来讲没什么挑战,都是积累的结果。我这一生中积累了太多的能量、信息,我一直就等待着用舞台来呈现,以后还可以搞很多作品。”

除了创作,杨丽萍还要在舞台上提携年轻人,“帮助他们实现舞台梦想。”

她说

“两万把剪刀装台要花2天时间,呈现于舞台耗资千万。”

“以前的舞蹈喜欢赞美太阳、月亮,表现大自然的美好;而《十面埋伏》是我生命快要到完结阶段的作品,就是想要表现每个人的弱点。”

“我希望能够帮助年轻人实现舞台梦想,老人不走,新人站不起来。”

热点推荐
今日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