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姚新闻 首页> 新闻> 正文

《权利的游戏》主角又挂了网友热议雪诺复活可能

2019-06-12 09:54:31
  
原标题:别再为雪诺垂泪了,基特·哈灵顿的世界才刚开始

  基特参演《战马》时还略显青涩。

  基特·哈灵顿与“女野人”罗斯·莱斯利。

  “小恶魔”

  “喝酒自嗨”是《权力的游戏》剧组的唯一交流方式。

  “喝酒自嗨”是《权力的游戏》剧组的唯一交流方式,而最崇拜的“小恶魔”也是基特最好的模仿对象(右)。

  合影中的基特应该已经把自己灌醉了吧,啤酒肚都出来了。

  北京时间本周一播出的热门美剧《权力的游戏》第五季最后一集最后一分钟,对于全世界剧迷来说上演了虐心的一幕:临冬城城主奈德·史塔克的私生子,守夜人军团现任首领琼恩·雪诺,因拯救野人而被自己的兄弟们看做叛徒,一刀刀捅死在血泊中。“雪诺之死”在各大社交网络上引发的震撼与悲痛程度,丝毫不亚于两年前那场“血色婚礼之夜”。

  对于影视作品来说,有一个约定俗成的法则就是,倘若观众热捧某个角色,那么在整个系列完结之前,编剧最好不要把角色写死。不过,这套游戏规则对改编自乔治·R·R·马丁小说《冰与火之歌》的《权力的游戏》来说,完全不管用。在北境史塔克家族成员连遭噩运之后,那个敏感、正直,有点自卑有点清高,内心充满各种暗伤的琼恩·雪诺,也迎来了自己的告别。

  英国新星基特·哈灵顿在这五年间,因为出演该角色而被中国粉丝亲昵地称为“囧雪”,人气水涨船高。要知道,在得到“雪诺”这个角色之前,他刚刚从戏剧学院毕业不久,除了舞台剧《战马》,仅在惊悚片《寂静岭2》中打过酱油。《权力的游戏》改变了他的命运,剧集爆红后他也成为最受欢迎的角色之一,一部部好莱坞大制作的邀约接连而至:在《生化危机》系列导演保罗·安德森新片《庞贝末日》中一展美好肉体,在《第七子:降魔之战》中与影帝杰夫·布里吉斯、影后朱丽安·摩尔搭戏……

  虽说如今暂时和小荧屏告别,但基特·哈灵顿未来几年的大银幕List上却早已排得满满当当:改编自英剧的电影《军情五处:利益之争》刚刚上映,与喜剧界能手安迪·萨姆伯格合作的《地狱七日》也要来了,接下来还被加拿大天才帅哥泽维尔·多兰钦定,将与劳模姐杰西卡·查斯坦合作主演其好莱坞首部英文片《约翰·多诺万的死与生》。

  试镜囧事

  准备了仨月,最后顶着熊猫眼见导演

  虽说很多人都觉得拥有一双忧郁面孔的基特·哈灵顿,天生就很适合“囧雪”这个角色,但事实上第一次为《权力的游戏》试镜时,基特却是顶着一双打架后留下的黑眼圈来到片场的。从小在英国伍斯特市长大的基特,自幼就很顽皮,“我想一年大概要留堂50次吧,就是那种让人厌烦的小屁孩。”希望成为演员的想法改变了他的生活,“我极度渴望能到戏剧学院就读,当我真正进入戏剧学院时,那种感觉就像——既然你获得了这项特权,就该玩命地投入进去。”

  22岁从戏剧学院毕业后,他获得了出演舞台剧《战马》男主角艾尔伯特的机会,“我对舞台有着满满的爱,但我也爱拍电视剧。”基特花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来为《权力的游戏》试镜,但就在前一天“我在麦当劳里和人打了一架,另一个顾客在等待巨无霸时与我同行的女孩子起了冲突,我当然要冲过去揍他。其实之前我也有过两三次试镜,但莫名其妙地就被自己搞砸了。每次从一开始我就知道那个角色并不属于我,但雪诺不同,我觉得自己很适合,我就是那个人。”

  成为雪诺

  嫌假发太丑,所以自留卷毛

  为了在真正意义上变成“琼恩·雪诺”,基特在口音和造型上都下了很多工夫。由于他只在英国南部的伦敦和中部的伍斯特待过,如何模拟雪诺的北方口音,似乎是个问题。“正式开拍时,剧组让所有扮演史塔克儿子的演员都去学习肖恩·宾(奈德·史塔克的扮演者)的口音,并且要在短时间内搞定。”基特笑称,剧中扮演他父亲的肖恩·宾很亲切,还经常鼓励他们。“他觉得,我们都在学他的口音是件很有趣的事情,还说我们都学得棒极了,这话听起来可真顺耳。”

  至于囧雪萌萌的造型,更是一度让基特困扰。“试拍时我被迫戴了顶假发,很不喜欢,于是就干脆把头发留长,变成一头蓬乱的卷发,看上去很像吉姆·莫里森(Jim Morrison,摇滚明星),后来我差不多已经习惯这样的头发了,改变反倒会有点奇怪。作为一名演员,你对自己的造型没有太多的选择。当然,这也可以成为替傻帽造型开脱的好借口。”不过,就在今年年初第五季杀青后不久,基特便剪去了那一头标志性的卷发,变成了清爽利落的短发。

  山洞裸替

  醉酒摔伤,那个后背是替身

  关于基特的各种囧事真是多到说不完。《权力的游戏》第三季开拍前,基特摔伤了脚踝,“几乎每个人都说,你肯定是拍骑马戏或跨过冰川,或是做了些很酷的事情才导致受伤的吧?但其实我就是个白痴。当时我在加拿大拍完戏后,有几个月的休息时间。有一晚参加派对,回到家发现忘带钥匙,你知道通常年轻人喝醉后总会觉得自己是所向无敌的,然后就做了些愚蠢的决定。因为觉得自己根本就是动作明星,两层楼不是那么高,跳下去也不是那么难。”你可以想象到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基特摔了下来,换来要拄着拐杖走路的代价。

  当然,这对于《权力的游戏》制片人来说,简直是糟透了,第三季要开拍了,基特在剧中也少不了动作戏。“我相信他们背地里肯定在咒骂我。因为感到愧疚不安,我就给执行制片送了一瓶上等的威士忌。”

  很多人都还记得,第三季中囧雪与“火吻”Ygritte有一场非常著名的山洞裸戏,据说很多观众在看到基特的背部全裸时按下了暂停键,但是遗憾地告诉你,那场戏并不是他本人的臀部,“其实我并不介意为了剧情而裸体,但那会儿崴伤了脚踝,所以就用了替身,你们看到的并不是我的屁股。”说起这个“误会”,基特哈哈大笑。

  爱上火吻

  假戏真做,他爱上了女野人

  《权力的游戏》中,琼恩·雪诺假装向野人投诚,并与“女野人”Ygritte擦出火花,当他要逃走报信的时候,箭法精准的Ygritte假装射偏留下了他的一条命。后来Ygritte跟随其他人一起攻入黑城堡,在雪诺面前被射死,为这段复杂而凄美的爱情画上了一个不圆满的句号。尽管雪诺和火吻在剧中天各一方,不过现实生活中,饰演这两个角色的基特·哈灵顿和罗斯·莱斯利却一度从荧幕情侣变成真正的恋人。

  在这段绯闻曝光之前,曾有人问基特理想中的女生类型是怎样的?“她可以是长得很漂亮,有名气,物质基础好并且聪明的女孩,但如果她不爱笑,也没有幽默感,那恐怕再好也不是我那杯茶。”当时的基特还自信满满地形容自己是浪漫而温柔的男友类型,很会照顾女生。

  英国女演员非典型美女罗斯·莱斯利出身苏格兰贵族,是一枚真正的白富美,在出演“火吻”之前还在热门英剧《唐顿庄园》中演过小女仆。与基特热恋期间,两人不仅携手出席艾美奖,哪怕接受一个小采访后不到一分钟,都能看到基特的身影等候在酒店门外。遗憾的是,这段始于2013年的感情仅仅维持一年便画上了句号。“作为演员和享受爱情真的很难兼得,你总是不得不为了其中一个而牺牲另一个。”基特叹息道。

  剧组同伴

  雪诺是真爱,喜欢小恶魔

  尽管剧中的雪诺很少笑,但现实生活里的基特却是个冷幽默狂人,看过他做客的一期《深夜秀》(下右图)你就会知道。跑到主持人塞斯·梅耶斯家吃晚饭的“囧雪”,在席间闲聊之时,张口“凛冬将至,塞外雪深”,闭口“我爹被人砍掉脑袋,我哥婚礼上惨遭屠杀”,还惟妙惟肖地模仿各路“冰火”角色被杀的画面,让晚餐气氛骤然直降,冷过北境长城。

  由于《权力的游戏》剧组演员需要分开在不同的地方拍摄,基特的戏份主要集中在冰天雪地,迄今深受观众喜爱的“囧雪”与“龙母”这对CP都还没有在剧中见过面。不过基特却表示,“其实大部分主演都已经熟悉了,也会一起去喝点小酒。经常都会有不止一组在同一时间内拍摄,所以回到酒店后,听他们讲述拍摄时的经历和故事会更好,杀青在某种程度上反而成了一种折磨。”

  曾有人问基特,如果不演琼恩·雪诺,基特会对《权力的游戏》里哪个角色感兴趣呢?“我觉得‘小恶魔\\’提利昂·兰尼斯特有条非常精彩的故事线,彼特·丁拉基(提利昂的扮演者)的表演实在是不可思议,这是全剧我最喜欢的角色之一。我也很喜欢阿尔菲·艾伦的角色,铁群岛的继承人席恩·葛雷乔伊(苦逼王,Really?),席恩有着相当邪恶和失败的地方。”不过基特对雪诺才是真爱,“在我心里,留了一块最珍贵的位置给雪诺。他不断碰上艰难的事情,在身边许多人的环视下,还要尽全力去做到最好。”

  ■ 六件事让你彻底了解他

  1 最想演超级英雄

  基特在一次受访时说自己特别想试试当一回超级英雄,“尤其是蝙蝠侠。”他十分“斗胆”地宣称目前的蝙蝠侠电影都有些过于老套了,“现在的蝙蝠侠过于黑暗和严肃,有点老套,他们应该恢复那种傻傻的样子。”

  2 每逢坐飞机就把自己灌醉

  基特自曝有飞行恐惧症,“我只要坐飞机就会把自己灌醉,因为我真的超级害怕,我父亲还接受过飞行课程训练,他每次叫我去试试,我都大喊,千万不要啊!”

  3 超迷哈利·波特,却恨马丁爷爷

  他是哈利·波特的超级粉丝,而且整套书读了不少于三遍。“当时计划要拍哈利·波特电影时,我真的超想去试镜啊,只可惜我的年龄稍稍大了那么一点。”此外,基特可从来都不是马丁老爷子的粉丝,因为他早年在书店打工时,《冰与火之歌》太畅销,且书又厚又重,自己得不停地重新摆放。

  4 不当演员想做新闻记者

  基特的母亲是位剧作家,父亲则是生意人。如果不做演员,基特想成为一个新闻记者。他很喜欢写作和分析事件,希望将来成为自由作家。

  5 讨厌被称作猛男

  虽说172cm的身高拖了后腿,但是气质更为重要,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脸。不过基特却恨死了做一个性感的汉子,“总是被人贴上猛男的标签,是有点侮辱人格的。我在一部成功的电视剧中扮演了角色,而大家关注的是你的色相,不是演技。”

  6 祖先发明了冲水马桶

  基特是有贵族血统的。他的祖先,著名诗人和发明家约翰·哈灵顿在十六世纪时,为当时的伊丽莎白女王一世发明了冲水马桶,得到女王大人的盛赞和加封。基特很喜欢吹嘘这件事。

  最后的告别——

  他说第六季雪诺不会回来

  《权力的游戏》第五季结尾,琼恩·雪诺死了。但还有很多观众抱有一丝梦想:雪诺是不是没有被捅死?他有没有可能会复活?

  刚刚“死翘翘”了的基特·哈灵顿表示,琼恩·雪诺是真的死了,“制片人丹·韦斯和最后一集的导演大卫·努特找到我,他们说,听着,你的角色死了,就是这样。如果以后发生了什么不一样的,那也是我不知道的,我被告知下一季没有我。”和其他被写死的剧组演员一样,基特也拿到了自己的大礼包,不过他抱怨并没有像罗斯·莱斯利那样得到额外的礼物:一张弓和一支箭。“我屁都没拿到!我肯定没她招人喜欢。”

  给剧迷们留下唯一希望的是,在马丁的原著小说中关于雪诺命运的表达模棱两可,留下了这个角色复活的可能性。

  ■ 网友猜想大集合

  *猜测一:

  现在比较流行的看法是琼恩·雪诺死了,但是会在后面的章节借由梅丽珊卓或者其他人之手复活。他的死去意味着他作为守夜人的责任“至死方休”,他在接下来的书里将会成为更重要的角色。

  *猜测二:

  最主要的证据来自于第五部的序幕,“六形人”瓦拉米尔视角。哈根粗哑的嗓音又回荡在他脑海,“你会死上十几回,孩子,每回都很痛苦……但当真正的死亡到来时,你反而会重生。大家都说,第二次生命更单纯也更甜美。”

  *猜测三:

  琼恩是一个狼灵,当他遇刺时,白灵并没有死,他的意识可能会存留在白灵里。而这也指向了一个证据,红袍女的火占:“火焰发出噼啪声,梅丽珊卓听到微弱的名字:琼恩·雪诺。橙红色火舌在她面前勾勒出琼恩的长脸,不断闪现又不断消失。他开始是人,一会儿成了狼,接下又变成人。但不管他如何变幻,头骨仍在,环绕他四周。”

  撰文/孟天翔


更多精彩:
什么手起家 http://www.959.cn/zxzt/bsqjcydz.shtml

余姚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余姚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