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姚新闻 首页> 国内> 正文

不许变性人从军?特朗普还是担心一下赛申斯吧

2019-07-06 03:19:32
  

原标题:不许变性人从军?特朗普还是担心一下赛申斯吧

文|童彤

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的日子有点难。

近一个月以来,女婿库什纳和儿子小特朗普联手“坑爹”:他们在大选期间与俄罗斯有关人员私下来往的证据相继被曝,指责和质疑如潮水般涌来。愈演愈烈的“通俄门”丑闻让特朗普疲于应对,总统与幕僚们也因此顿生嫌隙,甚至影响到了施政效果——旅行禁令和医改方案的节节败退很难说与团队投入精力不足没有关系。

不过,他竟然还有空在社交媒体发文“不允许变性人从军”(26日),引发网友评论: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面对眼前的烂摊子,特朗普把罪责怪到了司法部长赛申斯头上。7月25日以来,他在社交媒体上连续发文,痛批其太过“软弱”、对其工作“十分失望”。白宫方面也表示,将很快对塞申斯的去留做出抉择。

举足轻重的部长:赛申斯回避调查使特朗普处于被动

2016年11月9日,也就是特朗普胜选的第二天。特朗普的支持者们来到纽约第五大道的特朗普大厦,在一层的酒吧里喝酒庆祝特朗普胜选。

下午6点左右,一个圆脸银发、西装革履的老头走进了酒吧,人们看到后纷纷上前与其合影。一个支持者指着这位老人对搜狐号“知世”说:“你认识他嘛?他是国会议员,可是个大人物!”话音未落,他就加入了合影的大军。

经过询问,搜狐号“知世”得知,这个颇受特朗普支持者追捧的老人便是杰夫·赛申斯。

赛申斯是最早公开支持特朗普的国会议员,在特朗普团队中也一直举足轻重:竞选时期,赛申斯受邀负责协调特朗普的外交事务团队;在特朗普正式宣誓就职前,他是过渡团队的副组长。

上任总统后,特朗普提名赛申斯为司法部长——这既是对赛申斯此前辛苦付出的回馈,也说明了新总统对其寄予的厚望。

在美国,司法部长既是司法部的最高行政长官,也被认为是美国政府首席法律顾问。对于特朗普来说,从政经验丰富的赛申斯可以助其在政令的制定过程中规避涉及合法性的问题,还可以更好地推动政令发挥作用——保证今年年初代理司法部长耶茨违抗旅行禁令的事例不再上演。

更重要的是,作为特朗普政府高官,赛申斯有责任为总统执政保驾护航。比如:在进行“通俄门”调查时,他应该有所作为。至少在特朗普看来是这样:作为司法部长,赛申斯本应该主导调查——了解调查的最新进展,尽量避免开展不利于总统的特别调查。

然而,为防“通俄门”战火燃向自身,“爱惜羽毛”的赛申斯选择了回避调查:要调查的对象是特朗普竞选团队,正是赛申斯曾经的所在。

出于司法部避嫌制度的考虑,赛申斯这么做本无可厚非。但在“通俄门”调查问题上,赛申斯的失位导致特朗普完全处于被动:国会本就不受特朗普控制,主流媒体反特朗普情绪高涨,若主管FBI的司法部再不心向总统,特朗普在“通俄门”调查一事上就变得任人宰割。

“早知道他会回避调查,我就应该让别人当司法部长……赛申斯这样对我很不公平。”与《纽约时报》的对话中,特朗普难掩恨意。

“他事先没有给我任何预警……就一意孤行宣布回避调查,顶替上来的副手是来自反对党大本营的罗森斯坦因。这个人第二天就任命了特别调查官。我说,这都是怎么回事?”特朗普认为,如果赛申斯主管该调查,他就不会任命特别调查官,许多事情就不会为外人所知——

比如赛申斯一再隐瞒的与俄大使谈论特朗普政策立场的会议;再比如女婿库什纳和儿子小特朗普在大选期间与俄罗斯人的密谈。

坑爹的儿子和女婿:特朗普难以独自应对猛烈攻击

经验丰富的幕僚在政事上不作为,而作为政治菜鸟——特朗普的家人更是给他招致事端。在新一波“通俄门”剧情中,大儿子小特朗普和女婿库什纳成了主力军。

7月24日上午,早就表示愿意配合调查的库什纳首次现身美国国会,接受了参议院情报委员会议员的助手们两个多小时的闭门问询。在离开参议院时库什纳表示,“会谈十分顺利,我无所不答”。与此同时,这位白宫高级顾问再次重申,自己与俄罗斯方面毫无瓜葛。

这场问询与去年竞选期间的一场密会有关。据美媒上周报道,2016年6月9日,小唐纳德·特朗普、贾里德·库什纳和特朗普竞选团队时任主管保罗·马纳福特在位于纽约曼哈顿的特朗普大厦与俄罗斯籍律师纳塔莉娅·维塞里尼茨卡娅会面。

正当人们对于他们的会议内容无限联想时,7月11日,小特朗普出人意料地在社交媒体上公开了与这次会面有关的多封电子邮件,声称这样做是为了“完全透明”。

在去年6月小特朗普收到的一封邮件中,英国人罗布·戈德斯通写道,“俄罗斯皇家检察官”告诉阿加拉罗夫的父亲,俄罗斯愿意向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提供一份关于特朗普竞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的负面材料,以助特朗普一臂之力。

在邮件中,戈德斯通还说道,这些“非常高级别和敏感的情报”是“俄罗斯及其政府对特朗普先生的支持的一部分”,“会对你的父亲很有用”。对此,小特朗普回复说:“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我求之不得。”

“皇家检察官”是英国的说法,相当于俄罗斯总检察长。按照字面理解,俄罗斯总检察长尤里·柴卡也介入其中。柴卡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心腹,由后者钦点出任总检察长。

美国《联邦竞选法》规定,所有联邦选举都禁止外国公民捐赠的任何“有价值”的物品。同时,任何美国人也不能“故意向外国公民寻求、索取或接受”任何与选举有关的捐赠。如果邮件内容属实,小特朗普的行为无疑是僭越了这条红线,几乎可以说是对“通俄门”展开调查以来的最大实锤。

这样一口巨大的黑锅是总统特朗普担不起的,因此他一早和儿子划清了界限。7月11日,小特朗普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也再次强调,父亲对此一无所知,他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父亲,因为“会面没有任何结果,没什么可说的”。

而在美国政坛,来自民主党的批评和攻讦不绝于耳,共和党人则多选择缄默不语:身陷“通俄门”让总统特朗普耗费了过多的精力,在国内改革、治理等方面少有作为,关心两院掌控权的共和党恐怕更愿意以2018年中期选举为重而“牺牲”特朗普。

特朗普的家事:任人唯亲引争议 执政前景堪忧

从某种程度上说,特朗普如今孤立无援的境地与自己任人唯亲的做法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就任总统前,特朗普与俄罗斯的关系就非比寻常。2013年,借着在莫斯科举办“环球小姐”大赛的契机,特朗普结识了许多俄政商人士。“如果特朗普没有参加总统竞选,曾计划在莫斯科建造的特朗普大厦如今很可能正处于建设中。”被曝出与特朗普过从甚密的俄罗斯歌星阿明·阿嘉拉罗夫对《福布斯》这样说道。

与俄罗斯有往来并不等同于通俄。如果处置妥当,与俄罗斯政商有利益往来原本可以不影响到特朗普执政。然而,特朗普并未请专业人士来规避风险,相反,他选择让听话的家人参与竞选宣传和日后的政策制定。

这些特朗普家族成员同样与俄罗斯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更要命的是,他们同样毫无政治经验,不知哪些行为可能会触及红线。女婿库什纳不仅于去年12月与俄罗斯驻美国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会面,还曾于去年见过俄罗斯对外贸易银行高管。而承接家族企业的接班人小特朗普,更是自曝密会实锤。

曾效力于特朗普过渡团队的前议员罗杰斯说,在收到电邮声称要向其提供来自外国政府的信息后,小特朗普本应非常谨慎。他表示:“这本应引起万分警惕。收到这种邮件的人应该说‘我无法参加这种会面\\’,然后拿起电话打给联邦调查局。”

对小特朗普所作所为的最好解释是他能力不足,缺乏政治经验。“我认为他不是有意的,他跑到了车前灯照不到的地方。”罗杰斯同时指出,尽管如此,邮件公开的细节仍是美国相关法律明令禁止的。

客观的说,“通俄门”调查现有的事实并不会威胁到特朗普的执政地位,未来调查的落脚点可能也并非特朗普是否通俄,而是特朗普面对调查是否干扰司法、俄罗斯如何影响美国大选。但尽管如此,该事件对特朗普政府的影响仍是巨大的:各种各样的盘查使得政府执政障碍重重,媒体和政敌的大肆渲染也使得特朗普尽失人心。

如今,医改方案在国会迟迟无法通过,而赛申斯、蒂勒森等特朗普政府的高官又传出与总统不睦的传闻……

在可预见的未来,“通俄门”调查还将继续,它也将继续阻碍已寸步难行的特朗普政府。“本周最大的赢家是弗拉基米尔?普京——又是他。”罗杰斯在采访中讪讪地说道。

责任编辑:


更多精彩:
淘宝空包 http://www.1yjia.com

余姚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余姚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